不在BlueBlurCraft的第158天

坦白来讲,我不是一个能够很好的权衡私人感情与绝对公平的人。我没有办法肯定的说:“这是人之常情,每个人都会在这种事情上犯错误的。”

在这场不知道是为了谁的利益的坚持下,我可以很坦率的说:我不是既得利益者。

如果对于某些事情开过了一次先例,那么就一定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、更多次。这就让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去允许,也没有站得住脚的说法去拒绝。最终的结果就是他人预期想达到的目的达成了,而我自己深陷于规则制定者默认违背了规则的怪圈中,不知道怎么做,不知道做不做。

也许那一个晚上我没有操作失误的话,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。

很后悔,同时也很苦恼。刚好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节点上,无力可为又无能为力。